教育部要推基础程式教育,是曙光之举还是一场灾难?

教育部要推基础程式教育,是曙光之举还是一场灾难?

日前教育部长吴思华表示,未来自 107 学年施行 12 年国教后,将纳入「资讯科技」将成国高中必修课。根据其中含括演算法、程式设计、系统平台、资料表示、处理及分析、资讯科技应用与资讯科技与人类社会等 6 项数位课程。根据 联合报报导 ,这是要学生们「当个数位公民,增加未来就业竞争力」,将提升学生的运算思维、资讯科技与沟通表达、使用态度等能力。

中小学程式教育已蔚为国际趋势

的确以美国为首,已开发国家目前吹起了一股程式教育向下扎根的风潮。 欧巴马在去年签署了「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法案,把电脑科学视为关键的学术领域且纳入通识教育,并预计使用 1 亿美元给各中小学,用以成立电脑科学部门。而英国、韩国、以色列、爱沙尼亚与纽西兰之前也组成「D5」联盟,不断鼓吹推广科技教育与程式设计课程。 英国 从 5 岁开始就让小孩进行英语、电脑语言的「双语教学」, 爱沙尼亚 这个世上首个开放普选线上投票的国家,同时也是第一个在校园课堂中植入程式的国度;而以色列才在上个月举办全国小学生的程式比赛,甚至有程式教育提前到幼稚园的打算。

不仅如此,众科技巨头也为这股趋势推了一把。Tim Cook 曾公开呼吁让程式教育成为必修课程,苹果跟公益组织 Code.org 的合作也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在许多 Apple Store 实体店面提供程式码时间教学课程 。Code.org 还甚至号召 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 等科技鉅子,以及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副总统高尔等人公开呼吁学生学习程式开发,以解决美国严重的工程师短缺问题。

但我们学的又会只是制度吗?

看完例子,不难发现程式教育普及化已经变成一种国际教育潮流,而台湾的教育体系似乎也不得不回应这股以科技为主的时代趋势。但别忘了在与欧美国家比较之前,大众也常听到另一端不同的声音:台湾教育学习他国体制,往往流于制度的物理层面上,而不会去探讨精神层面与社会风气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可能耳熟能详:台湾教育填鸭、流于形式,就像 INSIDE 之前刊出文章 所述:

所以想像一下,程式教育放进填鸭的体制会变成什幺样呢?

这个问题或许已能看到清楚的轮廓。就在日前和沛科技负责人翟本乔才在脸书放上了一份高中的资讯科技期中考卷,有三分之一的题目是考诸如「创立维基百科是谁?」「目前唯一获得杜林奖的华人?」的背诵题目。或许有读者已看过了这份考卷,而且会说:「这才佔 20 分而已呀!」但这正是问题所在:程式设计教育,是用分数评断优劣的吗?而我要知道创立维基百科的人是谁,才算会写程式吗?的确,了解自己所学的科学发展史是相当重要的一环,能从精神上更深入了解,手上的成果是前人怎幺累积技术与知识而来。但这种扁平的填鸭名词,真的有背的必要?


翟本乔表示这种教育方式就是学用脱节

除了教育方式是否填鸭,教育体制似乎还要再回答一个巨大的问题:有谁来教?若以国中的角度来看,根据 教育部统计处 所公布资料,现在 104 年度的 201,901 国小四年级生正是适用该课纲的国中生,而目前电脑科学老师有多少人?644 位,意指在人数不增加的状况下,107 年平均每位台湾国中电脑老师,就要开始包办 313 位,最终到约九百位,每个学生「演算法、程式设计、系统平台、资料表示、处理及分析、资讯科技应用、资讯科技与人类社会」的课程。而且就算要提升老师人数,要多少才够?如果真如吴思华所述,是「增加未来就业竞争力」这幺重要的课程,要马上在两年后怎幺培育出像国语文、数学与英文动辄人数七八千的教师缺口?

从实际层面上,该怎幺让程式教育免为流于填鸭?

INSIDE 这次也访问了长期倡议程式教育的 Appworks 林之晨。他认为程式教育已是不可逆的趋势,这个大方向是值得肯定的。在将被电子设备围绕的未来社会,从长期来看让大众更理解程式运作的原理,有助于让人们免于陷入被电子元件宰制的「被动状态」;不一定要真的会写程式,但人们有了基本概念,将可从中思考出更多元使用电子设备与网路的方式,进而成为控制环境的那一方。不过在执行面上却是个不停迭代的过程,要让程式教育免于填鸭式教育,需要靠台湾的业界与网路社群,不断与当政者开放沟通,让教育机关随时更新对资讯科学的教育方式。而学生也将从正确的程式教育中,获得更好的逻辑思维。

教育部要推基础程式教育,是曙光之举还是一场灾难?

程式教育该怎幺免为流于填鸭?

而 INSIDE 也同时访问了另一位网路公司 CTO 的意见。从他工程师的角度长期来看确实是用意良善,除了让更多人知道「程式设计」到底是什幺,对业界而言,可以让大众更了解,甚至更尊重资讯工作者;另外也可更小就挖掘出对程式有兴趣与天分的孩子,儘早帮助他们发挥潜能。但他也认为程式教育在实际现场,应该是相近目前大众看待「音乐」、「美术」等科目的目地与态度:该是培养学生欣赏、感受事物的逻辑与方法,而不是粗暴希望他一定成为艺术工作者。而程式设计也是一样,是教导「运算性思维」,能将巨大的问题拆解成一系列更小、更容易处理问题的能力,可以从中启发他对资讯科学的兴趣,但并不是期望他就成为工程师。

不过还好,现在已有使用开放式教学的资讯科学老师,默默在为台湾的数位环境扎根。INSIDE 曾 报导过 ,早在 7 年前宜兰县和新北市的国小老师就开始自发推广,用图形化介面引导儿童製作游戏或动画的程式 Scratch。但在分数挂帅的思维面前,程式教育在台湾遇到的困难,可能比很多人想像的还严峻;毕竟真正的逻辑思维难以用分数计算,如果这堂课程最后不打分数,不影响升学,家长们真的愿意重视吗?再极端一些,台湾有位因对程式设计极有兴趣,放弃了「读建中、上台大」,国中未毕业就全靠自修的廖伟涵。他自我开发潜能,并极具资讯人该有的创新精神或许令人称羡,但又会有多少家长,愿意跟他父母一样,「有勇气」可让孩子自主放弃规定的基础教育?或许拍案上路之前可以再为学生想一下,台湾的教育体制甚至到社会,真的已做好準备了吗?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教育部要推基础程式教育,是曙光之举还是一场灾难?

相关推荐